• Blog

破解神剧《李尔之歌》波兰文化基因

第三届老舍戏剧节国际单元点睛剧目《李尔之歌》专家分享推荐会于9月25日在波兰使馆文化处举办。

第三届老舍戏剧节国际单元点睛剧目《李尔之歌》专家分享推荐会于925日在波兰使馆文化处举办,史航、彭涛、张向阳等戏剧学者和到场媒体及观众分享了对羊之歌剧团创作理念的研究观察,探讨其导演追求和文化根脉来源。

 

首次来京的波兰羊之歌剧团,曾在乌镇戏剧节上凭借《樱桃园的肖像》征服了无数中国观众,这个仅凭七部作品便蜚声国际的剧团,以他们绝对的创造性与独一无二的想象力,不断拓展着艺术语言的边界。

 

今年1019日至20日,羊之歌剧团再次来华,首次登陆北京天桥艺术中心,用源自古希腊的悲怆内核,融入莎士比亚的人文哲思,配以极简主义的解构表达,为北京观众全新演绎这支古老的《李尔之歌》(Songs of Lear)。

5 fot. Mateusz Bral

著名编剧、乌镇戏剧节评委史航从肢体元素和音乐构成上分享了他对《樱桃园》的独特解读,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教授彭涛从中东欧戏剧传统和文化流传角度,分析了羊之歌创作的文化符号,资深剧评人张向阳从波兰现代戏剧理论研究领域介绍了本剧导演理念的溯源发展。

 

史航说,羊之歌剧团的《樱桃园之肖像》是乌镇戏剧节七年来他最为热爱的作品之一。契诃夫竟然可以在舞台上如此雄壮、强硬、撕裂。当演出尾声所有人跳着踢踏舞的步伐、给自己的眼睛蒙上黑布——这就是一个等待枪决的樱桃园,是一个诗意抗争的故事。

 

戏剧是铺往自由的道路,史航表示,《李尔之歌》里的一首首歌曲就像一次次投出的矛,每一次都射中靶心。赖声川曾经说《李尔王》是人类恶行之大全,而戏剧就是让病遇见药。波兰诗人辛波斯卡写道:“让我继续生活在一个比较明确的地址,让找我的人可以迅速找到我。我的特征是,狂喜与绝望。”那我们如何找到狂喜与绝望呢?来《李尔之歌》,来波兰的诗歌和戏剧中找吧。


10 fot. Mateusz Bral

在现场,彭涛老师还分享了2000年在俄罗斯的一段经历。戏剧家瓦西利耶夫组织了一次普希金诗歌的朗诵,在场的中国学者虽然并不一定能听懂俄语,但是依然可以被诗歌内在的、冲向人的情感和心灵的力量所打动。彭涛说,《李尔之歌》就是这样一出戏,会与观众产生直接的心灵交流。波兰的文化与历史密切相关,是十分独特的。也期待观众走进剧场亲身感受波兰羊之歌剧团的《李尔之歌》。

 

张向阳老师主要从羊之歌剧团的格洛托夫斯基风格出发,为大家介绍了戏剧训练的方法,

同时,介绍了羊之歌剧团的传统就是去往世界各地采风,搜集各种民俗、民歌等等民间的音乐元素,包括节日、祭祀等等。剧团的作品通常拥有暗黑色的背景、演员肢体的强劲动力、花式演奏乐器、强悍的音乐能量等。这些来自中欧、乌克兰等多地的音乐元素在舞台上形成流动的乐章,《李尔之歌》十分值得期待。

 

《李尔之歌》改编自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之一《李尔王》,是一部非线性叙事的音乐戏剧作品。场景设置在一个空旷简约的空间里,演员身穿简洁的黑色服装,手持鼓等乐器,仅以歌喉、表情和肢体来表达情感。导演乔格什·布拉尔说:即使你不了解《李尔王》的故事,也能读懂《李尔之歌》的悲怆”。

fot.Z.Warzynski

值得一提的是,《李尔之歌》包含了“协调技巧(Acting Coordination Method)”这一独特的表演方式。这种表演方式正是由乔格什·布拉尔和羊之歌剧团共同发展的,现在已经成为伦敦Bral表演学校(Bral School of Acting)的演员训练的基础。

 

自首演以来,《李尔之歌》给波兰及国际评论家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也赢得了世界各地观众的称赞。它已经获得了无数奖项,包括在2012年爱丁堡艺穗节上获得获“艺穗节第一名”、“哈罗德天使奖”和“音乐剧特别奖”,它还是当年艺穗节期间整体排名最高的演出。“羊之歌”在古希腊文(Pieśń Kozła)中意为“悲剧”——希腊人在祭祀酒神狄俄尼索斯时,以独唱与合唱对答的形式,来表现狄俄尼索斯在尘世间所受的痛苦,赞美他的再生。羊之歌剧团的名字,正是从古希腊悲剧中得到了灵感。

 

如今,“羊之歌”已然成为欧洲最具创新精神的剧团之一。除舞台表演之外,剧团的工作还包括人类学研究和探险,成员们更致力于研究戏剧区别于其它艺术形式的独特之处,并将持续进化的训练、排练和表演视为是一个个独一无二的实验过程,不断探究演员和导演的技艺,在阿卡贝拉人声表演的基础上,结合传统乐器和世界音乐等的元素,创造由音乐和肢体来传递情感的作品。

Submit your details and vote for our cover
Your name*
Your email*

订阅 Time Out Beijing newsletter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