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Penfolds奔富就只知道葛兰许?澳洲明珠RWT了解一下

在一众玲琅满目的臻品中,当你定睛、细品后,会发现一位“酒中贵族”,如一颗璀璨明珠般散发出优雅冷艳的气质——Penfolds奔富RWT Bin 798。

在澳洲葡萄酒的王国里,Penfolds葛兰许无疑是这个国度最气宇轩昂的“酒王”,引领着Penfolds奔富一系列佳酿,在硕大的澳洲葡萄酒殿堂,展现无尽风华。然而,在一众玲琅满目的臻品中,当你再回头、定睛、细品后,便会发现另一位“酒中贵族”,如一颗璀璨明珠般散发出优雅冷艳的气质,那便是Penfolds奔富RWT Bin 798 ——一款取材自单一产区并只在法国橡木桶陈酿的佳酿。

 

 

1

Penfolds奔富RWT Bin 798

 

以英文“Red Winemaking Trial”的首字母组合为名,Penfolds RWT是对于这个始自1995年的酿造实验的纪念。相对风格强劲气势磅礴的Penfolds奔富葛兰许来说,丰满馥郁的Penfolds RWT呈现出截然不同的体验,从另一个角度诠释了顶级巴罗莎谷设拉子的独特风味。Penfolds奔富RWT Bin 798是一款拥有前世记忆的葡萄酒或者说从哲学的角度,是一款带着柏拉图式先验论色彩的美酒。尽管首发年份为1997年,它却蕴含了极其古老久远的味道。那是一部瑰丽的地质史诗,并以独奏的方式演绎关于古老大地和百年老藤水乳交融的土木传奇。这款重新定义巴罗萨谷设拉子的葡萄酒,曾被挑选成为第105届诺贝尔奖晚宴上第一款非法国产地的佳酿。时至今日,RWT Bin 798 正在延续与传承175Penfolds奔富的酿酒哲学以及大胆创新的实验精神。

 

  寻味古早·恐龙化石

据地质学考古表明:澳洲大陆是地球上最古老的土地之一,因海水侵蚀而裸露的大陆基岩已有30亿年。请借着Penfolds RWT的微醺,闭上眼睛想一下:在澳大利亚曾经的地理归属地岗瓦纳古陆上,空气中的含氧量空前丰富,苍天盘旋的是如同老鹰般大小的蜻蜓,地上横行的是两米多的蜈蚣,这种大制作科幻片的场景,发生在两亿八千六百万至三亿六千万年前石炭纪巨虫时代。长松落落,卉木蒙蒙,温暖潮湿的气候催生草木葱茏,古澳大利亚开始在其土壤中积累起丰富的煤炭资源,煤层在热变作用下形成了Penfolds RWT中惯常的味道——石墨。

在一亿多年后的侏罗纪,恐龙成为地球霸主,各类海洋生物、昆虫、裸子植物等粉墨登场。当它们和恐龙们入土为安时,即和大地融为一体,换言之,它们和Penfolds RWT共享此地,只是时间轴上坐标远隔经亿年。古澳大利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一派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光景,数亿年来没有强烈的地震,长期稳定的地质结构,打造了各类矿物质积聚富集的摇篮。现今的澳洲被称为坐在矿车上的国家,南澳巴罗莎葡萄酒产区家里有矿也非浪得虚名。

Penfolds RWT中远古矿物携带着数亿年前的日月光华和千锤百炼,以一种或鲜咸或清冽或湿润的香气包裹住你的味蕾,貌似原始海洋的叹息,又貌似苍茫大地的回音,是不是有误入时光隧道的感觉?说不定,你此刻喝下的Penfolds RWT还含有侏罗纪恐龙化石的精微物质,想着跋扈凶猛的霸王龙成为一滴入喉,是不是很酷?

 

  世纪之吻·老树风华

  南澳温暖干燥,蚜虫病无从生发,葡萄树无须嫁接,保留着100年前甚至170年前的原木,这些澳洲人称的人瑞老藤始祖老藤,是世界上现存的最古老的葡萄树,它们虬劲的身姿成为了巴罗莎谷的一道独特的风景线。Penfolds RWT便是来源于这些老藤。在沧桑的年轮中,不经人工灌溉的老藤在我们看不到的地底下,默默生成了日渐深长而庞大的根部系统,主根系向纵深处徐徐穿越、探索了悠悠岁月塑造的地质层——片麻岩,火山岩,石灰岩,冲积岩,粘土,沙质粘土……,直至它触摸到最莽荒年代形成的土质层,它吸收各种大地气息,并输送到树体,用日月精华和地母奉献的营养凝聚成低产但浓郁集中的葡萄果实。 

  这就是可以解释Penfolds RWT为何散发出深邃的大地香气,这是和葡萄酒中的其他元素经由法国橡木桶的培养共同散发出来的味道,许是雨后森林,许是鲜咸的菌菇,甚至可能是皮色漂亮的野马…….毕竟据考证,现今可勘探到的巴罗莎土质年龄逾6亿年。

 

  独奏大师·革新与传承

1997年,当质地绵密、香气含蓄、带有禁欲系色彩的法国橡木桶首次将浓情的巴罗莎设拉子揽入怀中的时候,就注定了是一场划时代的创新性交融,RWT-Red Winemaking Trials(红葡萄酒的革新)由此诞生。尽管RWT和葛兰许的原料同是顶级设拉子,但与后者采用100%的美国橡木桶营造出的澎湃力量感不同,RWT中天生充满肉欲欢愉的设拉子经由法式木桶的细致调教,更注重在果香、花香、木香和土香的无缝交融上,更带有一种克制的优雅,更有一派古典绅士淑女的风格。

犹如世界上最伟大的乐器,擅长在无任何伴奏的情况下,独奏演绎出具有丰富听觉层次的华章。RWT也如此,与交响乐演奏家葛兰许运用多产区混酿不同,RWT独奏的主题仅仅关乎单一巴罗莎的设拉子,仅仅关乎这片古老大地的老藤春秋。但在这曲纯粹的独奏中,进化了的花、果、土、木——各种味觉却如潮汐般层层袭来,仿佛是至简中开出繁花千朵,暗夜中亮出璀璨银河,实力证明了独奏绝不乏味,纯粹也非简单的道理。


2

纯粹丰富的Penfolds奔富RWT Bin 798


  垂直品鉴·跨越时空

  2019830日,Penfolds奔富首席酿酒师彼得·嘉高亲临上海,引领了一场RWT垂直品鉴。横亘了20年的15个年份的RWT,共同展现了红葡萄酒的革新的传承性。年龄各异的它们拥有不同进化程度的花果香:紫罗兰从娇艳欲滴趋向陈化风干,蓝莓桑椹从新鲜爆浆趋向甘甜蜜饯;法式橡木桶赋予的辛香料和烟草,在诉说它们的培养方式;每个年份都会出现不同浓度的泥土、松露、石墨和矿物的香气,是致敬巴罗莎大地母亲以及父亲般强韧的百年老藤。


3

亮相垂直品鉴会的15个年份Penfold奔富RWT Bin 798

 

4

Penfolds奔富首席酿酒师彼得·嘉高精心准备垂直品鉴会的佳酿


  最年轻的2017年份RWT,除了拥有一脉相承的主体风格外,较冷的年份,让它比往年萃取出更清新的紫罗兰及薰衣草花香,和更为高扬的白胡椒、大茴香等辛香料气息,也呈现出难以置信的平衡感和复杂度。它是一名年轻杰出且潜力无限的巴罗莎设拉子独奏家,预估五年后会进入更炉火纯青、芳馥迷人的境界。


  一沙一世界,一藤一乾坤,一葡一天堂,一滴饮尽数亿年,RWT的前世记忆和独奏风格,赋予现世饮者神奇的体验,而在此文作结之后的无边岁月中,孕育它的古早大地和苍劲老藤,仍将继续联手演绎属于它们的史诗……

 

 

Submit your details and vote for our cover
Your name*
Your email*

订阅 Time Out Beijing newsletter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