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玫瑰|摇滚无用,但欢乐如你所愿

如果说“吐槽+调侃”是当代年轻人面对世界的方式,那么二手玫瑰早在十八年前就已经完成了跨时代的调侃碰撞。

面对自我,一句“人间不值得”,面对他人,一句“你开心就好”——如今社会潮流“丧文化“似乎已经流行泛滥,大家似乎放弃了对一些更抽象更内心深处的世界的建设和探索,而是更多展示态度,“毒舌”和“吐槽”成了一种时髦的沟通方式,并以霸占综艺节目的姿态霸占了网络世界。

这其中,操着一口东北话的“吐槽”似乎总能把人逗得嘎嘎笑。从《欢乐喜剧人》到大火的《脱口秀大会》《吐槽大会》,东北籍艺人的身影总是出彩得惹人注目,“喜剧大魔王”宋小宝,脱口秀新秀王建国……
他们放肆的戏虐挑拨着观众的神经,好像只要一张嘴你就忍不住捧腹大笑。

东北人的幽默已经渗透到了生活的每个角落。在社交场合下如果你一不小心飙起东北话,大家会心一笑,所有初次见面的尴尬居然也就神奇地化解了。

20181227122512880
抛开综艺与娱乐,在最有反叛和独立精神的摇滚圈,也有一支这样的“东北籍”乐队势力不可小视,那就是已经成军近18年的“二手玫瑰”乐队。如果说“吐槽+调侃”是当代年轻人面对世界的方式,那么成立于哈尔滨郊区新华村的二手玫瑰早在十八年前就已经完成了跨时代的调侃碰撞。

大哥你玩摇滚,玩它有啥用啊?

我最早接触二手玫瑰是2004年在香山脚下举办的迷笛音乐节,躁了一天又冷又饿又累的我看到舞台上突然上来这样几个“奇葩”一下子来了精神,跟着唢呐和鼓点在台下pogo了大半场。那时候我是真喜欢二手玫瑰,它跟那届音乐节上其他所有的乐队都不一样,大红大绿,东北二人转,唢呐,妖冶的异装癖主唱,乐队的完整性,接地气,戏剧感和反讽,都深深打动我。

微信图片_20190110095536

当时的二手玫瑰其实在北京的独立摇滚圈是很活跃的,他们是亮马桥CD咖啡的常客,崔健、刘元、黄燎原、子曰乐队等一批元老都对他们很欣赏。作为一支在北京生长开花的东北籍乐队,二手玫瑰的成名也离不开北京这座城市的环境滋养。2003年之前,梁龙作为一个在齐齐哈尔被开除的保安怀着摇滚梦三进三出北京。第三次回东北之后,乐队实在没钱,只好去农村住下来。在农村田间地头瞎混的时候,听到了大爷大妈唱的歌并感受到了农村生活的热情,于是写了《采花》。有了这首乡土气息浓厚的《采花》,梁龙意识到了自己的不一样,也基本奠定了”二手玫瑰”的艺术风格和审美系统。

微信图片_20190110095541

再次进京,开始二手玫瑰开始逐渐转运。二手玫瑰在CD咖啡、豪运酒吧频繁演出,积累了口碑,并得到了关注。2004年不仅登上了迷笛音乐节的舞台,还在年底在北京展览馆做了专场演出,对于当时的独立乐队来讲,没有人有这样的好运气和实力可以上来就演北展,快速发展之后,确实会有一定问题,乐队成员各自心气很高,互相不服,乐队换公司,频繁换人,因为心气儿不齐了,发展状况并不好,直到2013年黄燎原又开始做乐队经纪,并带着二手玫瑰签约了摩登天空。再次杀回来的的二手玫瑰,确实跟以前不一样了,除了骨子里的反讽和外在的浮夸,二手玫瑰开始往艺术领域跨界,与张晓刚推出新专辑,玩当代艺术,做展览、去台湾巡演,还在北京工体开了演唱会。这一系列的快速动作,当时让行业的人震惊:“二手玫瑰,步子也太快了吧!”2013年二手玫瑰工体演唱会探讨的主题是“摇滚无用”,当时的二手玫瑰虽然妖娆、形式感强,但基本上,作为创作者的梁龙,面对已经娱乐化的时代,他屈从于更夸张的形式,还在内心保持着自省和对抗。

摇滚乐为大家解闷没问题,但要对这个时代思考,要提出问题。

“工体演唱会”之后,二手玫瑰逐渐摸索出了一套属于自己的经营模式,逐渐开始走上了独立运营的道路,比如乐手成员股份制的乐队,创作一起来,演出提分成。创作方面,他们紧跟时代潮流和传播模式,用单曲+流量+话题的形式创作出新的音乐并赢得新的粉丝,梁龙自己也在脱口秀、综艺领域上尝试放大自己的能量,东北人的幽默感、夸张的造型、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语言方式,让大众也深深喜欢上了这个另类的艺人。在演出上,他们更注重整体的视觉和听觉呈现,灯光、音响、舞台、服装、舞美都有专人监控。他们的音乐更完整,演出更像一场“秀”。视觉舞美一直是二手玫瑰的一大特色,每次演出除了会有非常惊艳妖娆的视觉造型,整体妩媚会与装置艺术家合作,并尝试与多媒体艺术的结合,逐渐地掌握了一套更成熟开放的运营之路。

微信图片_20190110095544

2018年,二手玫瑰发行了第四张专辑《我要开花》,作为张歆艺导演的处女作影片《泡芙小姐》的推广曲,《我要开花》字面上已经把乐队要“绽放”的自信和决心表达得很准确了。整张专辑继续玩转戏虐妖艳,严肃和调侃混搭。主唱梁龙总能语出惊人一些世间的真理。

在爱情最高潮的时候,谁管你这世间的死活。

此时老艺术家们正在新专辑全国十五城巡演的路上,而主题为“如你所愿”的跨年演唱会也将在沈阳如约将至,一时间成了独立音乐版图上存在感一直不高的东北三省的一大盛事。“如你所愿”四个闪闪发光的烫金大字是这次主题演唱会的主视觉,也暗合时代的一种新的戏谑,如果说五年前的“摇滚无用”还是梁龙和乐队还在企图用摇滚乐发现问题,这五年他们先解决了自己的问题。

五年后在全民焦虑的“丧时代”背景下,“如我所愿”的意思是摇滚乐可能只需要解闷就好了。

主海报上除了“如你所愿”烫金大字还有一张从天而降的金色巨掌,打出滑稽的OK手势,掌面潇洒亮出“BINGO!”这一动作在东北境内可直接理解为“哦了”、“没毛病”、“安排上了”等硬嗑。总之,如你所愿爱咋咋地。

二手神仙保佑 ,一切如你所愿。

年关将至,让我们接受二手玫瑰的挑逗和嘲讽,对生活继续保持一份新鲜的情趣,许下新年愿望,但愿“如你所愿”。
Submit your details and vote for our cover
Your name*
Your email*

订阅 Time Out Beijing newsletter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