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ans:来自八十年代的纽约老炮之音

对中国歌迷来说,Swans仍算一个1980年代的神话。这支当时纽约摇滚界无人不晓的传奇乐队,是噪音、黑暗与极致的代表。

早在1980年代,Swans乐队就已经是纽约地下摇滚界的绝对领军人物。他们的音乐,永远围绕着不厌其烦的性与堕落黑暗的死亡。那些暴力、黑暗、痛苦与纠缠,在主唱Michael Gira粗粝的线条下游荡,这个极具攻击性的噪音现场令Swans名声大震,也让他们在No Wave运动中得以与当时的Sonic Youth、Lydia Lunch分庭抗争。然而这个传奇并没有持续太久,1997年主唱及灵魂人物转投实验民谣领域继续探索,Swans乐队进入了长达13年的休整期。

2010年,Gira令人出乎意料地重组了乐队,这支令人琢磨不透的老牌先锋实验乐队又回来了!虽然成员是崭新的,目的却一如当年般明确。复出当年便发表了新专辑《My Father Will Guide Me Up a Rope to the Sky》。在这张专辑中,Gira延续当年No Wave运动中的暴力美学,能感受到音乐中的极简、迷幻与前卫气息。2012年,他们发行了《The Seer》,也成为传奇力作。Swans似乎从没有停下脚步,去年发行的最新专辑《To be kind》足有两小时,受到空前好评,甚至被认为是2014年最好的专辑之一。

此次Swans来到中国将进行上海与北京两场演出,它们是作为Split Works每年春季主办的《觉》音乐+艺术节的一部分,而这也是Swans第一次到中国。在接受TO采访时,主唱Gira的语言十分节制,却有超乎60岁的犀利。也正是他这种不妥协的人格,才能使这个1980年代的神话重见天日。

Q&A

Michael Gira:过往不恋,音乐一定要合乎时宜

TO:当初组建Swans乐队时,你会在观众对作品的接受度和自身对创作的严苛审美间陷入两难吗?

是的,最初当然会有来自这方面的顾虑。我的意思是,其实我并不知道,或者说没有刻意察觉到这两者之间的冲突。对我来说,组建一支乐队能够做的,就是在原始驱动下的不断创作,不断代入。其实我自己有一套非常严苛的评判体系,所以我总能十分警觉地发现并制止自己用一些陈词滥调形成Swans的音乐惯性。我认为重要的是,音乐一定要合乎时宜,特别是在我开始重组Swans时,我只想尽最大努力做到不怀旧。

TO:这么看来,你在创作上给了自己非常大的压力。那么这一次对于你来说,创作的过程是充满欣喜愉悦的,还是折磨难耐的?

恕我直言,这么问真的有点太过戏剧化创作这个过程了,我只是在试着做得更好,就像一个烧瓷人在小心翼翼并且全力以赴地烧制一件瓷器一样。这种抱负,或者说是野心,一个木匠也是有的。对于精心的手艺人来说,我不觉得这是一个褒奖,也不觉得这是一个值得单单提出来着重的事。

TO:你一直将Swans的现场称作“让灵魂为之一振,却让身体为之消磨”。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定义呢?

既然你问到了,那我就来说说。从大象无形的层面上来讲,我希望我们的躯体都消失,但从一个更易于接受的庸常角度来说,在我们的演出现场,我们会将我们的声音伴随着力量推向无限远的极致处。当这个场域达到了一定高度,会反作用于我们,将我们举起,也会将观众的各种观感增强。每当我结束演出后与观众交流,他们似乎接收到了这份十分强大的能量。所以我一直认为,当音乐足够好足够震撼人心时,是它在调动我们,而不是我们在演奏它。

TO:2010年重组Swans时,你曾说过你在音乐中寻找到了一种新的狂喜。这种狂喜是从哪里得到的?

也许是从这些年的休整空当中,也许也是因为这些年并没有大量玩儿电子乐。这13年中,我还有另一个叫作Angels of Light的项目,这是在两次玩儿Swans乐队间进行的。当我再次重组乐队时,更大精力都花在了写歌上,所以这次重组更像是一个启示——原来我已经站在声音的漩涡中这么多年了!也许这正是摇滚所需要的共振,类似于一种平行传输的能量。

TO:最近有没有在进行新的创作?接下来的几年,你会和Swans乐队一起走下去吗?

说到走下去,其实其中蕴含着一个我也说不清、但知道一直存在的清晰时间节点,但目前为止,我们大多数的音乐都还遵循着新金属之风,并且这个风格是会持续的。我们将会沿着最新专辑《To Be Kind》进行。这个风格将会以一种十分基本的形式开始,然后渐渐地通过不断的演出,音乐为我们指出了一条通幽小径,然后一段旋律会渐渐完善成为一首曲子,这就是我们现在正在遵循的创作过程。所以现阶段,我们当然有足够的储备来做一张专辑。我会再多写一些歌,然后就离进棚录音的日子不远啦。

文/毛楚潇 采访/Liz Tung
Submit your details and vote for our cover
Your name*
Your email*

订阅 Time Out Beijing newsletter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