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菲·珊曼妮: 风拂青麦,露沃百合

夏夜最适合听苏菲·珊曼妮——听她喃喃自语,歌唱生命,用简单的吉他弹出七彩斑斓。

既不回头 何必不忘

瑞典,北欧的美丽国度。以前对瑞典的印象是它的电影。在瑞典的电影史册上,英格玛·伯格曼是不可或缺的,他的质问和孤独,既苍凉大气又温情绵长。同样,苏菲·珊曼妮的骨子里也有瑞典人固有的孤独和温情,像个挚友般分享着她的情感,唯一不变的是音乐的表现方式,依然是清脆的吉他和弦衬托着她温暖甜美的歌声,恰如其分的鼓与贝斯,陪衬上仿如远方传来的萨克斯风及逐渐贴近的长笛或小提琴悠扬旋律。苏菲·珊曼妮的音乐总是那么新鲜,如同春日微风,她的声音毫无雕饰,她那柔美的嗓音带着少见的直率与真诚。

众人熟悉她的名字,必定是从王菲的《乘客》开始,这首歌翻唱自苏菲·珊曼妮的《Going Home》。她的音乐就像她的人一样,情感纤细、纯净亲切。从她的歌中能听出的词汇:害羞,平静,温柔,就是这个女子的全部心声。她的歌属于清冷的北欧大地,而那些歌词和旋律就像命中注定应该在一起一样。她说:“我在自己感觉到需要时写歌,我不能解释。我不想只凭技术写歌,因为我唱的那些歌总会自然出现。我不愿过分斟酌一首歌,因为对我来说那是情感的表露。”

既然无缘 何须誓言

苏菲·珊曼妮和音乐的缘分太过平淡。这个害羞的女孩,从前将几乎所有的少年时光花费在足球还有和男孩们一起奔跑上,她14岁拥有第一把吉他,继父教会她一些和弦,然后她就开始学习吉他和写歌。直到索尼瑞典公司的答复改变了苏菲的生活。公司把她介绍给创作人兼吉他手Lars Halapi,他负责编曲,把Van Morrison式的风格融入到她的嗓音中,不过词作者都是苏菲自己,她柔和清澈的嗓音给人一种甜而不腻的感觉。

1995年冬天,首张同名专辑《Sophie Zelmani》打入流行榜单第四名,不久便在瑞典和日本大卖,一曲“Always You”让这个甜美清新的邻家女孩征服了欧陆歌迷。这张安静的处女专辑呈现了一种脆弱的敏感,换句话说,瑞典为成人流行乐带来了又一位重要的天才。苏菲的首张专辑带着清爽的微风,那些合着节拍的歌声令人想起《Harvest》时代的Neil Young。最出色的片断包括“Always You”、“You and him”和快活的“There Must Be A Reason”。从早期的Neil Young到后期的Van Morrison的歌迷包括热爱Jewel的人都可以得到一次愉快的聆听经历。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你不了解苏菲,你决不会认为她来自斯德哥尔摩郊外。那种感觉是很古典、很传统并且非常美国式的,但依然独特。

随后第二张专辑《Precious Burden》于 1998年发行,这张专辑仍然是一个年轻女人和她的故事,制作人Lars Halapi依然保持了他温柔的制作方式,很多歌词是关于爱与分别。开篇的“Leaving”是专辑中最好的歌曲,冷漠的弦乐与苏菲的声音很接近。结尾的“Who I am”是一首美丽的爱情歌曲,其中小号、吉他和贝斯的音色非常迷人。有时你很难被一些充满感情的词句和歌声吸引,但这张专辑里的苏菲几乎没有依赖于她的诗歌能力,她更加注重措辞:轻柔、悲伤、敏感。她的歌会令我花很多时间驻足聆听,也许因为真诚,词语已经不再局限,那是诚实、勇气和对自己的表达,强烈而又动人。

今日种种 似水无痕

从苏菲的第三张专辑《Time To Kill》开始,她像美国歌手和创作者一样写歌,却是以瑞典的民谣歌曲和演唱传统为根基。你会在她的音乐里听到丰富自由的原声吉他,她那干净的民谣摇滚音色,毫无矫饰,令人想起70年代Jackson Browne、Neil Young和Joni Mitchell的作品。苏菲带我们进行了一次乡村风味的散步,讲了一些关于怀念告别与渴望的故事,很有趣味。

苏菲经常是在旷野中的小村庄写出专辑中的大部分歌曲,她的音乐几乎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自然之音,既隐秘又富有启迪,旋律简单,微弱的原音吉他爱抚着感性而充满渴望的词句。音乐与朴素的歌词很相配,她的创作是总谱的中心。她说:“对我来说谈论歌曲是很陌生的,因为我只是为自己而创作,我所写的都是关于生活,情感,经历和其他一些微小的事情。”

明夕何夕 君以陌路

在苏菲·珊曼妮出版了五张专辑之后, 她的歌《Most of the Time》收录在鲍勃·迪伦的电影《蒙面与匿名》之中,苏菲和她的歌在美国和东方吸引了很多拥趸,唱片销量在瑞典和日本等地都达到金唱片。

在当今资讯决定受众群的传媒时代,这个褐色头发、绿色眼睛的瑞典女子以她生活化的词句、干净透彻的音符、清新甜美的嗓音来触摸到你内心的情丝,有人说她像美国阿拉斯加的珠儿,有人说她像年轻的苏珊娜·维加,更有人说她是女声版的尼尔·扬。其实这都没有意义,她只是苏菲,一个懂得歌唱的灵魂。听她的歌,听风拂过脸颊,听百合花上凝结的露水,宁静又柔和,她克服自己的羞怯,在低吟浅唱的表白中又优雅地拨弦。看她的人,就像乡间一个甜美的邻家女孩,她并非来自美国,而是瑞典斯德哥尔摩南部的乡村。

文/高达
Submit your details and vote for our cover
Your name*
Your email*

订阅 Time Out Beijing newsletter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