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木忠志:我喜欢戏剧本来的样子

年近八旬的日本国宝级戏剧大师铃木忠志再次从自己的利贺剧团—日本利贺山村出发,来到他钟爱的长城剧场:一个背靠恢弘的司马台长城、以天地为幕的露天剧场。

我的舞台,我的演员表演会让人反省—人与大自然的亲疏、人对身体能力的了解、五官敏锐度和身体能量等问题。

_MJD0274副本

他喜欢在大山里自己建剧场,他训练演员原始的“动物性能源”,他偏爱几千年不变的人性、政治和宗教等终极主题……这些都是戏剧最初的样子。 文 刘洋 部分图 马进

_MJD0379副本

料峭早春,司马台长城边上的古北水镇还有些寒冷。年近八旬的日本国宝级戏剧大师铃木忠志再次从自己的利贺剧团—日本利贺山村出发,来到他钟爱的长城剧场:一个背靠恢弘的司马台长城、以天地为幕的露天剧场。就像他在利贺山野中亲自设计、建造的5个剧场一样,铃木协助陈向宏(古北水镇景区总规划师和设计师)在半山腰间完成了这个近似古希腊剧场的杰作。之后,他每年都来,带着他的《酒神》《李尔王》《厄勒克特拉》等世界级作品。他在利贺的一个露天剧场,舞台前方是水,周围很多树,夏天演出时,伴着飞虫和蛙鸣。每场戏结束,他会放烟花,请观众喝酒聊天。他喜欢戏剧本来的样子,这点不仅体现在他的剧场偏爱上,还有对演员要求上。铃木还在此开设了鼎鼎有名的“铃木方法演员训练”营,并亲自授课。他的理论在莫斯科艺术剧院、美国茱莉亚音乐学院等世界许多知名艺术剧院和学校被广泛地学习和运用。这是一种为了加深、加强对能量的燃烧、呼吸行为、重心的控制而创造的一套极为重视演员身体性的表演体系。在铃木看来,现在的戏剧从业者过多地使用了“非动物性”能源,如灯光、布景、音响等,从而忽视和削弱了自身的表现性。近十年来,除了为演出而进行的演员训练外,他已经推掉了国际上所有的教学邀请。即便在利贺,也由优秀的学生代课,向慕名前来的各国艺术家们传授方法。

训练效果是显而易见的,他的演员从不使用麦克风,但最后一排的观众都能清晰地听到台词;表演者在台上即使静止不动,也是蓄势待发,让人不容忽视的能量场;他的剧场艺术与美学如此果断利落,刚猛直接,古典气质、仪式感和悲壮性都恰到好处,让人震动不己。

古希腊戏剧中关于人性、民主权利和宗教等终极主题,似乎通过他的诠释和演绎后,让人窥见到戏剧在诞生之初—“思想者发问,民众深省”的社会功能与力量。在剑桥大学出版社的“二十世纪重要导演/戏剧家”系列丛书中,铃木是与布莱希特、彼得·布鲁克等戏剧大师并排的唯一一位亚洲戏剧家。

_MJD0344副本

Q&A
TO:对偏爱的剧场你可以多次踏足,对演员你有自己独特的训练方法,但对于同样重要的观众,如果观众也可以被希望,或者说被训练和培养,你理想中的观众应该是怎样的?
抱着娱乐心态的人一般不会来看我的戏,因为觉得没意思。我的观众比较小众,知识分子居多,他们带着思考与疑惑来,具备相关的知识和艺术素养。在日本,政治、法律和经济方面的领军人物,或即将成为领军人物的人会过来,他们想知道我传递的信息和观点,西方的观众还多了一份对东方演绎的好奇与好学。此外就是戏剧学习者和相关从业人员。

TO:现在观众的知觉、感受能力是不是也变得越来越不灵敏了?
从整体上来看,大多数人是这样的,但我的观众不是,因为我在戏剧中传递的信息和观点之一,就是人不能被各种现代科技肢解了身体功能。我的舞台,我的演员表演会让人反省—人与大自然的亲疏、人对身体能力的了解、五官敏锐度和身体能量等。比如,现在的演员放不下麦克风,他们都快忘了以前的人在大型露天剧场发表言论,最外围的人都是可以听清楚的。

TO:有没有你一直希望着、却始终还没有登上的剧场?
我想要什么样的剧场,就会付诸行动自己建,利贺现在已经有5个了。我去过一些国际艺术节,大部分演出团队呆的时间都很短,演出完成就匆匆走了,天南地北的艺术家们很难静下心来,放松地沟通。“利贺戏剧节”不一样,在那两三周里,就在那个偏僻的小山村,观众、演员、工作人员共同起居、用餐和讨论。这种感觉特别好,跟我最初想的一样。

1356650204

TO:你曾经说西方的戏剧写得最好,所以你演绎的通常也是历史悠久的西方经典剧,现在还是这么认为吗?有没有发现满意的东方剧本?
也不是完全没有,只是相比较来说,作为全世界范围内、超越民族与国家,突破时间限制的题目,比如人的理性和本能、政治和宗教、人和自然、人的宿命等,西方人比东方人探究得深。由于地理环境的关系,他们的语辨能力、逻辑性和理论很强,东方人的情感故事比较多,擅于抒怀,用语言说服别人的能力弱,但演员的身体表现能力特别强。用日本举例,它的国界线就是海岸线,欧洲呢,国与国之间离得很近,被异文化、多民族围绕,他们需要不断沟通,理解或说服别人。不过,随着全球化和国际化的发展,东方在这方面有所改善。

TO:除了戏剧,你生活中爱做些什么?
养动物,山里的野生动物我最多的时候养了10种,它们比人敏感和直接,毫不掩饰野性,我喜欢观察它们。我还爱开挖土机,技术很不错的,设计建造庭院,水池啊,你们可以帮我介绍这样的工作啊。还有书和音乐,诸葛亮、杜甫和李白我都喜欢,《孙子兵法》也爱读。


Submit your details and vote for our cover
Your name*
Your email*

订阅 Time Out Beijing newsletter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