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树:春天不是读书天,画朵桃花半日闲

这位日常生活在大学校园里的教授,他的画充满闲情逸致,他的文也把生活话在其中,他要画下四季变化,从一本《春·醉花阴》开始。

 

老树 

本名刘树勇,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教授,

同时写字、画画、做书、摄影。

2016年获年度中国新锐艺术家大奖。


说到老树老师,有人评价说,“他抛掉技法与规矩的局限,反而获得了自由表达的喜悦”。这位日常生活在大学校园里的教授,他的画充满闲情逸致,他的文也把生活话在其中,他要画下四季变化,从一本《春·醉花阴》开始。 文/Leon


老树·春·醉花阴


Q

TO:您是怎么想到四季这个主题的?

我有时候到了冬天就特别喜欢画春天的画,北方的冬天满目萧肃,很荒凉的时候就想着花开的时候。当然通常来讲,我稍微会提前一点,快到春天,开始画花。秋天有时候感到树叶开始落了,特别有那种秋意的感觉,就画秋天。对于这套四季系列图书,我就想起个什么名字好呢?后来就想用词牌,因为中国古代的词牌是非常有意思的,这个字意、文意、文字的意思本身就能传达一个信息。后来,春天就叫《春·醉花阴》。

Q

TO:最近您在微博上说自己是一名好色之徒?

男人一说花色就是指女性,花花草草,拈花惹草是指跟女性的关系。过去我们作为男人就喜欢女性,这叫性取向比较正常,现在不能这样讲的,同性恋爱也正常,我的性取向比较大众化,只能这么讲。微博上经常有朋友给我留言,把他的画发上来让我给他看看,其实从画画的技巧上来讲,我应该没有资格给大家指点,但你也是普通人,我也是普通人,我们都不是专业的画家,就不要把它当作画画来看,或者不要当作一个画家的奋斗目标来看。


老树·春·醉花阴


Q

TO:你的画既有对人生和社会的感悟,表达却又很接地气,是如何做到这么自由的?

粉丝多了,有很多人喜欢你的东西,自己也就得稍微注意一点,这是事实。但我已经过了别人说什么都不大在意的年龄,到了这个岁数,就属于死猪不怕开水烫,爱咋咋地,首先我得高兴,这就是我过去一直强调的。我画画也好,写作也好,摄影也好,都在思考我为谁活着的问题。后来想明白了,是为自己活着。过去我们都想着为国家,为社会,为历史怎么着,后来觉得没有那么麻烦,首先要把自己活好一点。

我想还有就是一种自我责任感,我要良好的表达,要通过这种不断的变化,令自己写得更好一点,画得更好一点,这也是自我修养的一个过程。


Q

TO:您涉猎非常广泛,并且微博、教学、爱好都没有耽误,简直是成功的榜样。

成功不成功,我是觉得真不重要,人家说这太装了。我都不好意思装,到这岁数已经没有几年活头。原来我有一个很长时段做装修,逮着什么干什么,赚钱养家。后来慢慢的,我觉得真的做什么事情都不重要,无论做老师、装修,都是一个人生过程,遇到这一点恰好去做了。我觉得这个真的不是特别重要的,我认为最为重要的,是通过这些过程我见到了什么人,遇上了什么事,这很重要。我一直讲,影响一个人的一生作为无非是三点:第一个是天赋,爹妈给你;第二个是人生现实的经验,在现实里遇到什么人;第三块非常重要的,就是知识构成。这三块成为一个人一生的各种行为的出发点。


老树·春·醉花阴

Q

TO:春天是开花的季节,您认为画花给了您怎样不同的角度来看待城市?

看花是一种感觉,你用手机也好,相机也好,拍过它就不一样了。我经常跟所有的东西擦肩而过,熟视无睹。你真正在手机、相机等取景器里看到的,这叫什么?这叫凝视。你真正在凝视着它,你跟这个花之间的关系就变了。画画又经过你的手把它走一遍,那个关系就更加深入了。至于将来画成什么样真的不是最重要的,这是我个人的感觉,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你跟外在的每一种花都建立特别紧密的关系,这个特别重要,会改变你整个人的。


Q

TO:作为一名大学教授,上课给予了您哪些创作灵感?就是基于大学的经历?

我当大学老师34年了,刚毕业就分到中央财经大学。当然大家可能注意到,我画里很少画关于城市的生活,大部分是乡野的生活。好多人问我,我后来也想了一想,也搞不清楚为什么。按理说我在乡村生活了17年,城市生活38年,按理说城市生活给我影响最大,但你会发现其实十四五岁在哪里生活影响才更大,那种影响给你印象太深刻了。


老树·春·醉花阴

Q

TO:等您退休了,您最想做的是什么?

退休的问题,我不太有这个概念。我当时大学毕业就强烈要求到大学工作,因为什么?因为可以不坐班,不坐班意味着什么?如果第二天没课,想几点起就几点起,太幸福了。上班打卡对我来说,绝对不能忍受。但是因为现在学校里有比较多的事情,自己想干的事情没有时间去干,我退休的那一天反而是我正式上班的一天,有好多的事情可以做。后来我想,退休那天我先睡一星期再说,好吃的我暴搓一顿,想去哪了,我先溜达一圈,撒撒欢吧,反正我已经比较撒欢了。


老树·春·醉花阴


Q

TO:您微博上画作更新非常频繁,那拖延症这个症状您有吗?您是怎么克服的?

我从来没有克服过。我的拖延症他们都知道,极其严重。我是随性惯了,有感觉了几天几夜画一堆,相机一存成图处理一下,我一张一张发,我不能一下发完,微博频率问题,是这么来的。第一那个画你没有感觉,第二真的是特别忙。

特别像今年过年从山东回来,开学招生,一招生就是手忙脚乱。这一弄就没有心情,画什么画?这几天好一点,学校基本走上正轨,花也开了,自己心情再不好就不好意思了。跟你说的是装作无事可忙,平时这些朋友都知道我忙得四脚朝天,活得跟驴似的,从来没有轻松过。为什么让人感觉画很轻松,因为画的 是向往,不是现实。现实要是真那么闲的话就没有这种向往了。

Submit your details and vote for our cover
Your name*
Your email*

订阅 Time Out Beijing newsletter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