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黄磊专栏 | 葡萄酒中的时光

这一次,我们谈谈那些葡萄酒中的时光。



黄磊

著名影视演员,黄小厨品牌创始人,

乌镇戏剧节发起人;电影学院表演系教师。



葡萄酒中的时光


我是一名葡萄酒的发烧友,喝葡萄酒的时间也不算短,从真正开始品尝和学习葡萄酒到现在,也有十几年的时间。在葡萄酒的酒友当中,我也算是有一定的名气,这名气主要来自于我的“狗鼻子”,对葡萄酒的嗅觉我非常的敏感,这种敏感,不一定是非常的准确,也不一定是非常的专业,但是真的是非常的敏感。出于这样的原因,我们一群爱葡萄酒的朋友都常常会考验我的鼻子,我也是瞎猫碰死耗子,有时候会非常准,当然也有瞎猫碰到活耗子的时候。



其实第一次喝到葡萄酒,还是在非常小的时候,我说的葡萄酒不是我们通常小时候喝到的那种很甜的葡萄酒,类似于通化红之类的酒,那些酒其实是由葡萄汁、酒精、糖、香料等调配出来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葡萄酒,起码不是完整的酿造出来的葡萄酒。我所说的真正意义上的葡萄酒,是指的用百分之百的葡萄汁,经过酿造完成的葡萄酒,不论是否有过陈酿的过程,都可以称之为真正意义上的葡萄酒,凡是进行勾兑的,加入一些不是葡萄的元素调配的所谓葡萄酒,都不是真正的葡萄酒,而这些年在中国生产假酒的地区,有大量的进行重新调制的葡萄酒,那些酒都是很害人的。这些调过的假酒,不仅没有葡萄酒真正的风味,而且对身体是有害的,绝对不要喝。



我小的时候,第一次喝到真正的葡萄酒,是一个阿姨从希腊带回来的白葡萄酒,当时那瓶白葡萄酒非常非常的吸引我们,因为瓶子很漂亮,爸爸妈妈把酒打开之后,破例让我和姐姐每个人都来尝一口外国的葡萄酒,结果我们喝了一口就都吐了出来,因为实在是太酸太涩,完全没有我们设想的那种很甜的味道,或许是我们从小到大喝的所有的葡萄酒都是甜的,所以对这样酸的葡萄酒完全不能适应,尤其是当中很涩的口感,更是不能理解,到后来我回想起童年那瓶葡萄酒,才意识到,当时的酸可能是因为那瓶酒非常的干,涩是来自于它的单宁。爸爸妈妈也一起品尝这瓶葡萄酒,也都怀疑这瓶酒是不是坏了,于是我们都没有继续喝那瓶漂洋过海来到中国的白葡萄酒,而是把它当成醋,用来烧菜,至于烧的什么菜以及那个菜的味道,我已经不记得了,后来也才知道,其实葡萄酒去烧菜也是非常棒的,像那瓶白葡萄酒如果用来烧鱼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从儿时初尝那瓶葡萄酒之后,在我漫长的饮酒生涯中,一直没有真正去碰过葡萄酒,在大学的时候因为很穷所以喝的比较多的是二锅头,因为高度酒很快可以达到效果,微醺,甚至是狂醉都是青少年时的标配。我们在很多的时候,都用酒的陪伴去度过成长中的烦恼。后来稍微有了点钱,就改成喝啤酒,或者是二锅头搭配啤酒。总之喝来喝去都是在啤酒白酒之间,而且喝酒的目的非常的简单,或者是为了朋友们在一块聚会,或者是为了一些应酬,还有的时候,就是为了喝醉。



我在年轻的时候酒量非常的好,大概能喝下一斤半二锅头,再喝上10瓶啤酒都不是问题,所以很少有人看到我喝醉,因为在一起喝酒的朋友都先醉倒了,我都还在喝,而且我喝完酒之后不吵不闹,不哭不叫。因此也被大家评为酒量上乘,酒风浩荡,酒品最佳的酒桌好友。当然,随着年纪的增长,酒量也不断地下降,大约在十几年前,我开始发现自己的酒力不胜,有时,喝醉了,第二天会一直缓不过来。而且随着年纪的增长,青少年时期的放纵与狂妄,也逐渐被消磨得不见了踪影,其中一个标志就是,已经很少与三五好友一起宿醉到天明。大家再约都是约中午在咖啡馆,而不是晚上约在小酒馆,见面谈的都是事儿,而不像小的时候见面谈的事儿都不是事儿。酒也就变成了和自己独处的一种方式。而且因为怕胖,喝酒吃肉,花生米加拍黄瓜这样的方式也越来越少,于是,会自己一个人喝点洋酒,比如威士忌,比如白兰地。一个人喝酒,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房间里,一个人,不用说话,也不用考虑自己是不是会喝醉,只倒上一杯,慢慢喝。好像在用这种方式,对自己的青春,进行祭奠。心中常常会提醒自己不再是年轻的小伙子,不能再那样放纵的大吃大喝,要更多地考虑自己的身体,以及自己的身体对他人的意义。


我甚至在其中还有几个阶段,暂时戒掉了喝酒,最长的一次好像有半年的时间滴酒不沾,不记得当时是为什么?只记得自己不想喝酒了,也不再想用醉和自己相处。不想醉了,忘记了醉,以前的醉中生,梦中死,都不记得了。如果酒和醉没了关系,那还有什么意思?这是我年轻时最常有的想法。直到有一天,我再次遇到了葡萄酒。



大约在15年前,我在乌镇拍摄似水年华,那时我还很爱喝中国的白酒,之前在关于乌镇的文章当中写到了三白酒,那个时候我常常喝烧酒,烧心烧胃,但也让人迷醉。可也是在那一年,非常偶然的机会,参加一个朋友的聚会,我喝到了葡萄酒,喝起来味道很淡,没有什么酒的味道,也没有酒的力量,像果汁,但又有些酸涩,还有一些很奇怪的味道,里面似乎有土壤,有石头,有盐,有糖,有大海,有森林,有果酱,有鲜花,有石磨,有皮革,有金属,而且好像还有时间在里面。



那一刻,我对葡萄酒的印象并没有那么深刻,但是却深刻地记住了那些味道!我当时认为是自己的错觉,明明就是酒,怎么会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味道混在了一起?难道是因为我之前喝了太多的中国白酒?味觉和嗅觉已经混乱了?葡萄酒不应该是甜的吗?葡萄酒不应该是香的吗?葡萄酒不应该是喝完了之后有点微微头痛的吗?怀疑当中,我突然想起了童年时那一瓶漂洋过海来到中国的白葡萄酒,那种酸涩的味道,突然从我的味觉记忆中苏醒了过来。似曾相识的感受,回到了我的味觉,和记忆当中,没错,就是这个味道,如今长大了,喝过许多酒之后,这味道竟然还没有忘记,甚至还有几分熟悉。于是,从那一天开始,才真正开始了我与葡萄酒的缘分! 



插画/李晓东



Submit your details and vote for our cover
Your name*
Your email*

订阅 Time Out Beijing newsletter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