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丨徐静蕾: 特立独行,但并不另类

面对“新时代女性标杆”这个崭新的标签,徐静蕾是在用自己的生活亲身实践而非表演。

算起来,自徐静蕾的上一部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之后,在长达两年的时间内她几乎淡出了大众视野。在这两年里,老徐选择给自己放了一个半长不短的假期:看书、游学、旅行、烹饪、做手工……踏踏实实过起了小日子,这在外人看来简直不务正业至极。文/杜梦茜



从观众熟识徐静蕾开始,清纯女星、演员、才女、导演等等标签就轮番粘在她身上,最近还多了一个名字最长的标签——“新时代女性标杆”。只不过,每次“转型”她都是选择悄悄让大家惊讶一把,并暗自惊呼:“原来徐静蕾还有这本事?”面对这繁多的标签,老徐表示:“根本无所谓。”其实这每一个所谓的标签,都不过是徐静蕾身上某一面的呈现,恰巧她有很多面。


在徐静蕾的微博简介上,用了两个略显矛盾的词描述自己——“游民,偶尔工作狂”。她说自己是:“比较极端吧,忙就忙死闲就闲死……很难在同一段时间兼顾工作和玩儿,总觉得那样哪个都做不好。”徐静蕾最新拍摄的警匪题材电影《绑架者》在3月31日正式上映,这个自认懒散的游民,为了电影开启了工作狂模式。



老徐拍警匪动作片,能行吗?



笑称“玩儿心,就是我的生命力啊!”的老徐生活中喜爱的事物极多——书法、烹饪、手作……但和她结缘最深的还是电影。27岁时,徐静蕾自编自导自演电影《我的爸爸》,斩获金鸡奖最佳导演处女作奖,29岁执导并出演《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一举拿下第52届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至今她已执导过7部题材各异的电影,既证明了她对文艺、爱情、职场、警匪动作等不同电影类型的驾驭能力,也证明了老徐当导演的决心,并不只是嘴上说说。


这次徐导的最新电影《绑架者》是一部从头到脚都散发着硬汉气息的动作悬疑片,让不少对徐静蕾持有“文艺”、“女性”等印象的人大跌眼镜。老徐对电影口味的转变原因其实很简单:“还是想尝试不同的片种吧。有关亲情、友情、职场爱情、纯爱之前都已经拍过了。我自己平时也喜欢看动作片,正好这次又碰到了一个好故事,所以就想试试看。”


这种转变,也是出于徐静蕾不爱重复自己的性格所致,“我喜欢尝试新鲜的东西,不愿意被自己的‘过去’束缚。尝试新东西会让我有‘激情’。毕竟生活中男朋友也不能老换,所以就在工作中不停地找新鲜感,哈哈”。但是跟随转变而来的,往往首当其冲是质疑:女导演能拍好警匪动作片吗?对此徐静蕾用了一个很警匪片的粗暴方式回应:“我工作的时候不就是一男的么?哈哈哈。”从性别的角度来定义电影,并不在徐静蕾思考电影的范围之内。



但是作为她首次执导动作片,面临挑战仍旧超乎原本的想象。“我经常觉得自己是一个眼高手低的人,觉得自己能到达这样,但真正做起来时自己能力可能达不到,反正其实是可以更好的。”除了导演的本职工作,徐静蕾在片场还客串了好几个职位:编剧、摄影师、武术指导兼陪练等等。拍摄其中的艰辛不只有老徐知道,“特别带劲、特别累、特别考验智商,拍摄过程中撞墙无数次……”不仅导演很拼,三位主演黄立行、白百何、明道也分别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身心摧残”。


面对动作片超长的后期制作过程,徐静蕾经历了好多次崩溃后的心灵重建,可是在最终电影审查的过程中,还是遭遇了一些意料之外的曲折:由于某些镜头过于暴力,电影必须进行一些修改。老徐怎么也没有想到,有一天她竟然会拍摄了一个被称为“过于暴力”的电影。“可是不暴力怎么能算是警匪动作片呢?”谈到与男友黄立行电影上的再度合作,这次也增添了不少新体验。“黄立行这次和以前特别不一样,不只是演的角色不同,那个肋骨骨折的人就是他。他说我们已经把他当替身演员了,毕竟能者多劳嘛。”与之前拍摄《杜拉拉升职记》《亲密敌人》相对轻松的职场爱情题材不同,在《绑架者》的拍摄过程中,黄立行给出了更多自己的建议。“他这次提出了好多意见,简直就是问题狂魔!估计以前是演爱情片,他觉得反正我也不知道你们女生都在想什么,就全听导演的吧。”针对剧情的设计,黄立行会指出一些逻辑上的问题。“这次的动作警匪片是他熟悉的类型,而他确实逻辑性挺强的,可能是因为他是理工男吧,又是处女座,在拍警匪片的时候就上身了,天天提各种反对意见。有段时间一看他冲我走过来,头就开始疼……哈哈哈。 ”



“爱情比婚姻重要得多”



但是爱情和生活本身可是没什么逻辑的,生活中的徐静蕾不是那种热衷追赶潮流、崇尚物质消费的人。她除了工作很少化妆,不爱往人堆儿里凑,最不喜欢电影宣传期,甚至还大胆地把《绑架者》准备许久的电影发布会改到了微信举行。去年她立下“一年不买新衣服”的誓言,到现在已经成功实施了五个月。


这样大众可能并不太了解的徐静蕾,对生活和爱情的观念实际上具有一致性:简单得近乎朴素,但朴素并不意味着缺乏温度。


最近徐静蕾上头条的原因,主要是她对于爱情婚姻上的态度,比如选择不结婚,比如选择冻卵。徐静蕾直言自己暂时没有结婚的计划真的是由于“现在这样 100 分”。或者说“我没有不婚,只是可婚可不婚,没觉得那张纸有多重要。”在徐静蕾看来,爱情本身比婚姻重要得多。一路走来她对于爱情的观念也有所变化,但内核中仍有一种笃定:“我对爱情的态度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和读书刚毕业那会还是挺不一样的。以前小,所有的快乐、不快乐全都在别人身上,觉得结婚啊特别重要,工作是可有可无的事。到后来,自己的事业越来越开阔了,慢慢发现自己也有快乐的能力,就知道根本不是这样,觉得爱情比婚姻重要得多。”


而面对“新时代女性标杆”这个崭新的标签,徐静蕾是在用自己的生活亲身实践而非表演。所谓新时代女性,也许老徐正代表着一种可能性——思考自己想要什么,然后想干什么就去,别在乎外界的看法,也别太在乎所谓的“社会平均幸福值”,毕竟每个人的生活最终还是要亲自度过。


也许在外人看来的略显自我的想法,却造就了现如今多层次的徐静蕾。白羊座的豪爽混合着几许北京大妞“混不吝”的劲头,甚至是仅仅通过“老徐”这个江湖绰号,人们大概能感受到她性情中的亲切感。而她内心却自有一种独特的聪明:既能保持特立独行,又不显得过于另类。和大众微妙的距离感,让她自带独立清爽的个人气质,维持着作为个体“徐静蕾”的舒服日子;又能时不时搞个突然袭击,给大众些许想要的“刺激”。这种游刃有余,也许正是徐静蕾式的聪明。



Submit your details and vote for our cover
Your name*
Your email*

订阅 Time Out Beijing newsletter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