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海”游乐场尽情徜徉

这个“北海”不是你熟悉的那个



佩斯北京画廊的跨年大展“李松松:北海”是艺术家李松松阔别北京四年后的最新个展,展出其过去三年间创作的重要作品及2016年的最新创作。展览以北京标志性地点“北海”命名,一方面反映了李松松海外办展后荣耀回归的初心,另一方面呼应了展览展出的一件同名作品,同时也是关于他童年常去玩耍的北海公园的一段回忆。 文/米唐






破坏与重构



李松松的绘画取自新闻、历史图片等现成的图像来源,他用浓厚的油画颜料将原有画面进行拆解甚至破坏后重新组合。浮雕感的层层厚涂后,油画颜料的堆积将图像来源与其原有的语境及意图进行剥离,从而产生全新的且更为开放的视觉阅读入口,为观众打开了一个越发开放的解读空间。


破坏的过程同时也是重构、再造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原有图像的主次关系、虚实差异被“平权”,原本内在包含叙事性或指示性的图像被物质化重构,令观看者迷失在超乎寻常的厚重而层叠着的颜料之中。“这些看似毫无关联、没有任何规则可言的色块所构成的整体,怎么看、怎么想都由观众来决定。只有当一个人走进去、穿过去的时候才能参与到这个作品的全部。个人的体验和感觉,以及有关他的一切,都将让这个作品变得有意义。而这个意义,只属于每一个个体。”





“箭术”创作法



本次展览展出的最新作品中,艺术家除了用画笔在颜料上作画外,还开发了一种新的创作手法,将画笔以射箭的方式远距离击打在铝板或木板上,木板或钢板本身由于受到射箭的力道而发生了形变;更有的因为用力过猛,箭击穿了木板,在上面留下了洞孔,穿插在层叠的颜料之中,让作品有了不完整的美。


凹凸曲面甚至孔洞记录下了持续撞击的节奏与力量。箭术曾被视为古人对自身性情乃至道德的训练,通过对身体的专注完成对精神的观察与反思。不同于古法射礼中对于完美秩序的追求,李松松的“箭术”正视了具体世界中的偶然和失序,在破坏中寻找瞬时的动态秩序,通过对动作过程的延长及仪式性重复,将绘画中身体与精神双重突破的完整体验直接体现在画作最终的视觉呈现之中。


李松松很喜欢“意志”这个词。轻则为意愿,重则谈意志,这是一个人内心和精神力量的外现。人要生存、生活,想要做点有意思的事,就需要资源和能耐,这并非是功利或是企图心。除此之外,现实中还有很多我们不能控制的因素,那就是“存在”,你可以用“存在即合理”来安慰自己。




别具匠心的展厅


展厅为了配合主题“北海”而特别做了布置,呈现了一个小型北海公园。进入展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条纵向贯穿场馆的灰色小路,它相当于北海公园的主干道,道路尽头是李松松的《北海》,展厅中的多面展墙错落有致,展出的作品彼此独立却互相辉映,像北海上漂着的小船以及花草树木等其他景物。


为了更为逼真地模拟北海公园的日常光,展厅顶部的灯全部由遮光罩覆盖,柔光化处理也是为了消解李松松作品中时常凸起的色块在直射灯下形成的阴影,力图为观者营造最佳的观展体验。其实,这个时候李松松的“北海”,已经不再是皇家园林的属性,艺术家赋予了他另类的解读,“北海”展厅是艺术家内心设计的“游乐场”,李松松希望每个人抱着游玩的心态来,徜徉其中看到自己喜欢的作品,进而产生共鸣,“自己应该有自己的语言来讲自己的事,替别人担心实际上是在为自己焦虑,担心会在工作的过程中,在不断的拷问、假设和回答中被消解”。




“只可远观”的秘密



李松松运用奔放的笔触,利用大面积色块、点、线等看似肆意的涂抹形成强大的视觉冲击力,使得我们在近看他作品的时候几乎只能看到层叠的笔触以及被箭击穿的坑洞,所以艺术家真实的内心情感是需要我们远观才可以获得的。


如果将单件作品视为观看者进入艺术家世界的独立入口,那么由多件作品构成的有探索乐趣的展览现场正是艺术家和观众共同参与的视觉游戏场。在艺术家的“游戏”规则下,任何陈词滥调式的阐释标准都可能遭遇连续的挫败,而凭借感性与直觉才能最终发现艺术那隐约闪现的、躲藏在“意义”之外的价值所在。

Submit your details and vote for our cover
Your name*
Your email*

订阅 Time Out Beijing newsletter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