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二手玫瑰“秀”起来

2月14日情人节,二手玫瑰要搞一场秀。

2月14日情人节,二手玫瑰要搞一场秀。之所以说“秀”,而非演唱会,这是主唱梁龙认定的概念,他说当晚的演出“可能是一个故事,一场梦,或者只是跟大家在聊天”。文/陈默之升



情人节的“千年等一会儿”


自从跟上一家唱片公司合约期满后,二手玫瑰就成了真正的“独立音乐人”,接下来的路可以自己选了。梁龙说他一直想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毕竟跟过去只为生计奔波的状态不同,现在可以把很多精力放在对音乐和艺术的深入思考上,2月14日的演出就是他跟非凡京奇方面的一拍即合。当对方听到梁龙关于情人节演出的设想之后,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


本次演出的主题名为“千年等一会儿”,票价设置很符合情人节主题,均为双人票,三档价位依次是1314元、999元和520元,分别寓意一生一世、长长久久和我爱你,所以观看演出必须找好“另一半”结伴入场。



二手玫瑰所有成员和工作团队为此次演出精心策划了节目方案,力争为大家呈现一场音乐与笑声不断的演出。演出将按照“千年”“等”和“一会儿”分为三个不同主题的段落,众多大家耳熟能详的经典曲目将会逐一演绎。除此之外,梁龙表示还将翻唱一些知名歌曲,非常具有“反差性”,要让演唱会的艺术水准,摇滚乐与民族音乐的艺术水准都达到一个国际的水平。这是梁龙对大家的承诺。


二手玫瑰”?“一手牡丹”!


二手玫瑰这个名字是梁龙在1999年起的。“二手”是反讽,真正想要的是“一手”,叫“二手”是讽刺当时很多领域的二手文化现象,不仅是摇滚乐,也包括当代艺术,时尚设计等等。“玫瑰”从原则上来讲算是个外来词,但情感不是,这又出现一个外来“一手”和“二手”的概念。因此梁龙说,乐队真正的名字应该是“一手牡丹”。



二手玫瑰第一次被大家认可,是2000年左右在哈尔滨的一个演出,当时梁龙浓妆艳抹,本意是想把当晚的其他乐队PK下去。结果,台下观众高喊着“民族朋克”,梁龙就觉得被定性了,装束风格也沿用至今。在梁龙眼中,二手玫瑰做的还是普通摇滚乐,只是里面加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乐队曾在2002年的雪山音乐节标注自己的风格为China Rock。现在大家类似的东西见得多了,像苏阳,拿起古筝的天笑,山人乐队等。但在16年前刚到北京时,大家总是把二手玫瑰看成段子手。


现在的二手玫瑰不说红遍大江南北,至少也是同行中的翘楚。但梁龙却认为乐队开始有了危机感。“二手玫瑰如果还想作为一个独立音乐个体存在,必须想好接下来要干嘛?”没了创造力,就会像很多老牌乐队那样淡出大家视野;一味地坚持,人家会说是老套路;不坚持,又背离了初心。梁龙说,“摇滚无用,无所不用吧。把东西都打开,让它更不像摇滚乐,或者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摇滚乐概念,但这个不容易”。




问答

Q&A

TO:这次演唱会的主题是怎么设计出来的?


2013年我们搞了一个摇滚乐进工体,之后也没做过。后来我想干脆就在情人节搞一个秀吧。非凡京奇的工作人员觉得点子不错,就建议说每年都搞吧,像陈升的跨年演唱会一样,一来二去地聊,我们就想把这事儿做成一个小品牌。第一年我们不求场面大小,首先追求的是好不好玩,于是就选择了一个比较折中的地方,北展剧场。目前在北京,还没有一个情人节专属的演出活动。可能有大大小小的Party或者其他活动,但是专门的一个秀去聊爱情,唱爱情,尤其是用摇滚乐来做烘托的,还没有。



TO:这次演出的最大亮点是什么?


关注二手的人可能都记得2013年工体那场演出,除了音乐本身,舞美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很多业内人士当时看了都说,二手这次的舞美,在未来的十年八年,在摇滚乐个唱的层面,很难超越。这种超越不是说有钱没钱,而是综合表达的这种气场。所以情人节演出的第一个亮点就是舞美的制作,这个是二手永远不会失去的色彩,也是我们乐队比较擅长的一面。尤其,不是每个乐队都重视舞美。这次我们会加入更多新鲜的元素,起码对工体那次是颠覆性的,不会有任何相似度。这是个不一样的秀。第二个亮点是曲目安排,从这方面来说,这也是一场不可复制的演出。可能像是在讲一个故事,也可能是大家一起做了一场梦,还可能只是朋友间的聊天……


TO:您有请嘉宾的计划吗?


我们对嘉宾的定义不是让他来帮我们卖门票,更不是为了贴金,说要通过名人效应二手玫瑰更有面子。我们选择嘉宾就遵循俩字儿:合适。我要找一个适合这次演出的嘉宾,也许大家并不熟悉;或者很早以前活跃过,但慢慢被大家淡忘,现在出来能有爆点的人。他可能是个儿童,也可能是个老者。我们是希望把这样一个有价值的文化存在体搬到嘉宾这个概念里。我希望能给他更大的呈现,而不是说谁托谁。嘉宾可以说是本场演出的第三个亮点,绝对会很有意思。



TO:既然是特别的演出,那您对现场的观众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建议?


唯一需要准备的就是,进场前把厕所上完。因为这是一整台戏,我争取演到没有尿点。希望大家这次来,是阅读一个完整的故事,中间是不能有中断的。另外我还在争取一件事情,如果主办方和场馆现场允许的话,我希望所有观众进场的时候,都能喝一小杯酒,我会尽量提供,希望大家能在一个微醺的状态下,度过一个多小时的光阴。还有一个要说的是,我希望大家看完之后会说,原来二手他们做的不是一场演唱会,其实就是一个秀,一个爱情的秀,一个玫瑰的秀,是一个二手玫瑰的秀。而不是说要去关注今天唱了多少首歌。


TO:除了情人节的演出,接下来还有什么计划?


乐队要做全国乃至亚洲地区的巡演,还要跟当代艺术进行跨界合作。我个人的工作不光是这一个乐队,已经约了天笑、郝云、李志等人,去做一个整体的跨界艺术行为。我要把两种文化在真正意义上合作起来。说白了,让音乐通过艺术走进收藏者的当代,让艺术通过音乐走进生活者的公共。这些事儿光靠二手玫瑰一个乐队肯定不行。


TO:您现在如何评价自己的乐队?


有危机感了。如果没了创造力,那你只是完成了一个存在感的使命,很多老乐队都是这么消沉下去的。如果一味地坚持,人家会说你还是老套路,但如果没了坚持,没了批判,又不是想要的那么回事儿了。



2017“千年等一会儿”二手玫瑰214北京演唱会

展览馆剧场

2月14日

票价:双人套票520/999/1314元

Submit your details and vote for our cover
Your name*
Your email*

订阅 Time Out Beijing newsletter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