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钰坤:如果起点低,就没有出头之日

青年导演忻钰坤的处女作《心迷宫》曾在国内外获得诸多奖项,上映之后也获得观众的好口碑。


导读

青年导演忻钰坤的处女作《心迷宫》曾在国内外获得诸多奖项,上映之后也获得观众的好口碑。他的第二部作品《山野追踪》已完成拍摄进入后期制作,这部影片从资金投入、演员阵容和制作标准都有了一定提升,忻钰坤表示这部影片一定会比第一部好很多。 文/王小一



Q&A


TO:第二部长片肯定比第一部难度和压力要大,您事先有这方面的预想吗?


首先,这部影片在拍摄难度上要比第一部复杂太多,包括剧本还有人物线索这些从制作角度来讲的。第二,因为大家知道我第一部影片取得了一些成绩,所以肯定也会期望第二部有不一样的表现,或者更好的突破。我觉得一方面是压力,一方面也是动力,因为我毕竟有惰性,所以有外界的冲击,做起事情会更积极一点。


TO:这部电影还是您自己写剧本吗?


这部影片缘起还很特别,因为其实这个剧本写在《心迷宫》之前,当时是因为我把这个故事拿给制片人看的时候,我们都觉得可能成本会很高,很难实现,所以就想要不要先拿一个小的项目去尝试,所以就把它搁置了。《心迷宫》之后,我觉得这个是我最想拍的,于是就把这个剧本做了很大的修改。


TO:这部作品,您对自己的期望是怎样的?


《心迷宫》上映时,很多人说这个故事真好,但是因为成本还有各方面的原因,在电影质感上差了很多,所以对普通观众没有太大吸引力。这部片子我们希望在保证独立、原创的基础上把工业的东西做到完善。其实这也是我第一次接触比较正规的制作项目,我能够跟各种专业的工作人员合作。之前拍小片时,导演的作用很大,因为很多工作人员没有经验,要靠你给一个很明确的指导去执行,到现在我们变成更多是选择,因为配合的一些主创有很成功的经验,他们会给你更多想象之外的东西,就要求你如何去搭配呈现,对于我来说也是学习和进步。




TO:整个拍摄的过程您觉得怎么样,达到预期吗?


现在回想还是经验太少,所以导致对这个项目困难的预估做得不足,当时设想要冬天的氛围,人物穿着很厚重,可能到山里看到很荒凉的景色,但是真正拍摄时,季节的选定带来特别大的拍摄困难,很多戏都在荒郊野外拍,气象条件也不是天气预报能预知的,本来做好统筹的计划三天拍完,但是后来拍了四五天都拍不完。还有一个方面,因为戏量很大计划拍摄是六十多天,原来《心迷宫》是缺钱所以赶着拍,就进度很快,我想这一次进度放慢一点,去细雕琢一下,但后来发现好像给我们时间也不充裕,所以还是咬着牙往下走。


TO:《心迷宫》出现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您是在外界的赞誉声中度过的,会受到这些影响吗?


其实在《心迷宫》之前自己的状态很差,因为从我打算出来学电影也将近十年了,基本快到谷底看不到希望了,所以当时是把它当成最后一搏,所以当你最后这一击发出的力量给你带来这些东西时,我会觉得好像是顺理成章的,不会觉得好像膨胀了,或者觉得我终于怎么样了,还是挺淡然的,因为我觉得我付出了,所以得到这些并不是偶然的。换一个角度来讲,如果起点低的话,你可能还是没有出头之日。让大家知道你,让这个行业关注到你,让大家对你有更多的期待,你才会有后面的机会。



TO:您是从FIRST青年电影展走出来的,这两年还会关注影展的一些片子吗?


从FIRST影展我看到最好的一点是多样化,这是它存在最大的意义,因为往往大家很容易跟风,但我看到影展的选片,每一年都会有不一样影片的呈现,这是平台最大的价值,而且也都是青年导演用他们最简单、最有限的制作条件做出来的,我觉得它们很原始很新鲜。


TO:近几年很多FIRST青年电影展涌现的影片,有的高价出售版权,有的获得国际电影节大奖,有的走进院线,您怎么理解FIRST影展为青年电影创作者带来的不同路径?


以前电影行业壁垒比较高,从电影学院科班毕业都很难进来,就别说其他的青年导演,你可能努力拍一两部独立或者地下电影就不错了,很难被主流关注到,现在行业在发展,所以越来越多的机会给到青年导演,觉得电影行业可以实现梦想,有更多预期。影展给这些影片曝光的机会,你的影片到了这个平台,经过放映和评奖,得到更多业内的关注,很多发行公司就愿意来试一下去上映,之后就会有更大的平台和机会。

Submit your details and vote for our cover
Your name*
Your email*

订阅 Time Out Beijing newsletter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