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华健:只有唱歌这一个梦想

9月3日,周华健将再次来到北京,在首都体育馆开唱。TimeOut提前对他进行了专访。


出道30周年大团圆

时隔一年,周华健再度来京,继续“今天唱什么”巡回演唱会。在同一个巡回里,时隔一年重返某地,实属罕见。华健做出这样的决定,理由却很充分。在他眼里,北京是一个特别迷人的地方:有很深的文化底蕴和传承,又能很好地融入国际化的发展中,每一次来,既能体会到往昔的美好,也能感受到整个城市在一点点改变。用他自己的话来说,“真想每年都来北京啊”。

今年正好是周华健出道歌坛30周年,北京作为他心中一个特别的存在,自然是要留下些纪念的。去年4月选择工人体育场,更多是为了让大家都能买到票。今年9月换到首都体育馆,考虑又多了一些。“去年巡回一直都是户外场,到了冬天怕大家受冻,就换到室内,结果发现室内场的感觉特别温馨。当时就有这个念头,回北京办一场室内的,也为自己出道30周年搞一个大团圆。”

据华健自己透露,今年的曲目安排肯定与去年不同,一些特别的设置会帮助大家更好的进入过去近30年的回忆中。嘉宾是不想请的。去年在工体,成龙搞突然袭击,甚至华健也是当天才收到成龙要来的消息。华健“不喜欢”成龙当演出嘉宾众人皆知,因为成龙总抢他本人最爱的曲目唱。

华健演唱会的另一个传统则更出名:忘词!科技的发展,让提词机取代了贴在舞台上的“歌词大字报”,华健也不必担心像以前那样在演出过程中踢烂脚下的歌词。但是,在去年的巡回中,却出现了更大的尴尬。台北小巨蛋“今天唱什么”巡回的首场,点歌环节中,华健抽中的点歌单是《只送你十一朵玫瑰》,“我完全想不起来怎么唱,就是看了歌词都想不起来”。无奈,华健最后只能送出演唱会的纪念毛巾给这位歌迷“赔罪”。其实华健忘歌也不是第一次,多年前的一次采访,当被问到“你的第一首创作是什么”的时候,华健虽然顺利说出了《眼眶之中》,但尝试了好几次也没想起旋律……

关于演唱会,华健一直都有些遗憾。他是一个特别喜欢跟歌迷进行现场互动的人,不光是源源不断的笑话,记得2004年沈阳演唱会,他因为跟歌迷玩得太嗨,导致演出严重超时,甚至还随机演唱了《东北人都是活雷锋》和《龙卷风》。但由于很多城市都有其客观条件的限制,使得很多互动无法进行。但华健还是用尽一切方法让大家玩得尽兴。

2

始终在挑战不可能

因为一直在进行“今天唱什么”的巡回,华健放弃了年初最新一季《中国好歌曲》的评委工作,“中国好歌曲的导师可是要花很多时间跟心神去投入的,所以要有足够的时间和心力”,华健说自己已经完全没空了。其实在“好歌曲”之前,还有很多类似的音乐节目找过他,但在他眼里,唱歌是一件完全不能评价的事情,因为任何人都有权利唱。至于“好歌曲”吸引华健的原因,完全跟节目定位在原创有关。创作的无限可能性,会让任何一个音乐人兴奋,华健自然也不例外。而且能够帮助年轻人在创作方面取得一些进步,也是他愿意去做的。

《中国好歌曲》之外,周华健还担任了《挑战不可能》的评委,除了生来就对一些奇怪的事物感兴趣,当听说自己一直崇拜的李昌钰教授也是这个节目评委的时候,华健一下子就接受了节目组的邀请。

“挑战不可能”一直都是华健的努力方向,在过去30年的音乐道路中,华健挑战过许多的不可能,专辑演唱会无数,获奖无数,参与的公益活动无数。而最让华健本人难忘的一次经历,发生在大约15年前。为了录制专辑《一起吃苦的幸福》,所有的工作人员到台北市郊的阳明山上封闭14天,全心投入到工作中。专辑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和工作状态顺利完成。而紧接着,为了拍摄专辑主打歌《在云端》的MV,周华健挑战了“16小时不间断从台北骑自行车198公里到台中”的壮举。在MV里大家都能看到,完成壮举之后的华健,近乎泪流满面。

过去几年里,周华健接连出版了《水浒三部曲》,反响大好,这对于整体不景气的音乐市场来说,也算是一种不可能。2000年之后,华健的音乐创作进入了瓶颈,“当年唱片市场突然崩坏,一时之间不理解发生了什么事,不明白为什么跟以前一样努力却完全得不到回馈了。之后又试着去改变自己跟上市场,一样没有起色,就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敏锐度了,或是被淘汰了”。生性乐观的华健,毫不掩饰那些年的迷茫。在一段不算短的低潮期里,华健一面坚持自己的音乐创作,一面思考多年来的人生体验。看清更多的人和事,也有了背水一战的态度和决心,华健说他自己在经历低潮的时期领悟到了更多的人生智慧。

机会来得顺其自然,当剧作家吴兴国的新编京剧《水浒108》需要原声音乐时,周华健和张大春走到了一起,后来以此为起点,接连出版了3张足以载入华语流行音乐史册的重量级专辑,合称《水浒三部曲》。大家见到了跟之前完全不同的周华健,无论是创作风格还是演唱方式,都令人惊喜。

去年,华健创作了新歌《已读不回》,“人有在继续生活,就会继续创作,现在公司对我完全没有施加压力,所以也不用为了赶发片时间而创作,一切顺其自然吧!”见过大风大浪,经历过高潮低谷,远离公司压力,抛开市场烦恼,华健进入了一个完全自主自然的创作状态。从未有过如此良好状态的华健,是值得期待的。

3

家庭与事业双丰收

众人眼中,周华健是少有能做到家庭与事业双丰收的男人,公认的好爸爸、好丈夫。但每次被问到这个话题,华健都非常谦虚,“我没有特别做什么,主要是我运气很好,家人们都很体谅我。孩子们很独立,妻子很信任也很尊重我,所以都是他们的功劳。”华健一直遗憾于陪伴家人的时间太少,自己常年在外奔波,都是父母、妻子和孩子们到他工作的地方去看他。如果有空闲时间,华健最喜欢跟家人一起吃饭,在他眼里,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代表着团圆和幸福,所以,华健一直在试着创作一首跟吃饭有关的歌。此外,华健喜欢跟家人一起在大庭院里休息,聊天或者各自看书;有时也会一家人一起看电影。这样的休闲状态让华健感到幸福又满足。

因为工作时间的缘故,华健很少为家人下厨。而令人意外的是,他也很少为家人唱歌,就算偶尔唱,也几乎不唱自己的歌。回到家里,华健一般选择跟妻子康粹兰聊天沟通感情,而孩子们在音乐方面有各自独特的喜好,儿子厚安现在学戏剧专业,精力较少放在音乐上;女儿厚恩从小学钢琴,现在又在美国念书,所以华语歌听得少。华健会唱《天涯歌女》这样的老歌给妈妈听,选择在《花旦》专辑翻唱这首歌,就因为这是妈妈喜欢的歌。

华健自己最喜欢的,永远都是The Beatles。平时听得最多的,也是他们的歌。“The Beatles总是给我很多灵感,每次我跟公司的人说‘放个歌给你们听’,他们就立刻喊 ‘不会又是Beatles吧!’哈哈哈哈,大家都知道我最爱的就是他们。”

其实华健一直有一个因家庭而起的音乐梦想。生在香港,也出版过几张粤语专辑“自证身份”,并将其中3张命名为“真的周华健”系列。但周华健的籍贯是潮州,小时候家里有很多潮州歌的唱片,爸爸妈妈很爱听,而且哥哥也会说潮州话,只是因为香港社会环境的关系,自己不会讲潮州话。“有机会我很想唱潮州歌,让妈妈开心。”

4

Q&A

TO:歌唱生涯中最难忘的一次演唱会是哪次?
最难忘的肯定还是1993年在台北举办的“今夜阳光灿烂”演唱会,因为那是我第一次的个人演唱会,而且后来也把演唱会的现场录音发行了专辑,对我来说很有纪念意义。

TO:曾经演出过的城市,你最喜欢哪里?
这问题我常被问,但老实说是永远不会有答案的。每个城市都有它自己的好,每个地方的歌迷朋友们也有不同的可爱。我也希望可以去更多我还没去过的地方,去认识更多不同的朋友。

TO:在自己的歌里,有没有特别喜欢却很少公开演唱的?
有!比如《璀璨》。这是我很早期的创作,讲的是曲终人散之后,我们在空荡荡的舞台上会感受到的孤独,但正因为写的是没有观众的时候,所以有观众的时候很少有机会唱。

TO:最难忘的对唱伙伴是谁?以前没合作过的歌手里面,最期待与谁一起唱歌?
最难忘的对唱的女艺人应该是陈淑桦吧!我们合唱了《萍水相逢》,是一部迪斯尼动画片的主题曲。那时候我们都很年轻,在滚石唱片一起打拼,特别有革命情谊,就好像同窗的感觉一样。另外也因为淑桦这些年没有机会露面,所以不要说合作,其实连见面都很难,上次见到她还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特别想念她,很希望这次我30年的演唱会有机会见到她。男生的话大概是《最近比较烦》这个歌吧,我跟大哥李宗盛和小弟品冠一起合唱的,因为这个歌的类型和气氛是我的作品里面比较少见的,是很有趣的一个经验。
最期待与谁合唱?这个……我的朋友好像全都跟我合唱过了耶!哈哈哈哈!还有谁没跟我合唱过呀?一时想不起来。但是没合作过的都很新鲜,希望有机会都能合作一下。

TO:随着年龄的增长,觉得自己最大的进步是什么?
越来越谦虚吧,心和眼界也比较宽大。年轻时候难免很想证明自己是第一,自己什么都行。这就像我之前有说过低潮的好处,经历过低潮,你对世界或人生才会产生新的角度,所以会发现很多事情其实不是最重要的。人生最重要的都是看不到或者用钱买不到的东西,比方真情、信任、义气……久了就会明白,自然就不会强出头了。

TO:如果当初没有成为一名歌者,现在最可能从事是什么职业?
还真没想过。因为一直以来就只有唱歌这一个梦想,然后运气也很好,有机会真的成为一个歌手,还一唱唱了30年,所以到现在我也不觉得自己会换另外一个职业了。音乐就是我唯一的职业!

TO:如何评价(从演技方面)自己曾经出演过的那些电影?哪一部是你最满意的?
都不满意!你们看我演电影就会肯定我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歌手(疯狂大笑)。但是对电影我还是很有兴趣的,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去拍电影,哈哈!不过不是演啦,是拍!我脑子里经常有一些画面、故事之类的东西出现,只是都没有好好整理下来。

TO:请从以下词语中选出三个最能代表自己的,并说出选择原因。(颜值高,心态好,幽默感,责任心,够义气,有才华,好爸爸,好丈夫,好儿子,好老板,好歌者,工作狂)
首先是“幽默感”。这个不用我说吧,所有来演唱会的歌迷肯定都同意这点。然后是“够义气”。我认为义气这种东西是最珍贵的,在我需要的时候也是好多有义气的朋友们挺我,所以我也理当这样回馈。然后嘛,其实我很想选“颜值高”,而且我想我的歌迷们还会附和我,但是这太不实际了,哈哈哈!哎呀,怎么没有“萌”呢?有的话我就肯定选了,而且我现在不只“萌”,我都成了“萌主”了!好吧,认真说,最后一个我选“好歌者”。我时时刻刻把我的听众们放在心上,而我人生中花了最多时间和心力的,也都在这个角色上,所以比起父亲、儿子、丈夫、老板这几个角色,我肯定更是一个好歌者。

TO:给你一次机会,可以回到曾经的某个时间点重新来过,你愿意吗?为什么?
就像刚才说的,我脑海中常会有一些电影的故事啊、画面啊,其中一个故事恰巧就是在说这个问题!比方你现在想起年轻时候的分手,是不是会觉得当时太年轻了,不懂得对方的心情,或是太意气用事了,等等。如果能有现在的人生历炼,再重回那个困难点,比如你是一个国中生,但你其实是一个已经有50岁历炼的国中生,那你做的选择会不会全都不同了?是不是很多困难都迎刃而解了?我一直想拍这样一部电影,应该还蛮有趣的吧!所以对这个问题的回答肯定是愿意的,但我没办法选一个起点。我想完全重头过一次新的人生……所以我生出来就是个有50岁历炼的婴儿,哈哈,好像也挺怪的……不管,难得嘛!我就想重头来过一次!

统筹 王小一陈默之升非凡京奇
Submit your details and vote for our cover
Your name*
Your email*

订阅 Time Out Beijing newsletter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