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黄磊专栏 | 我的吃喝态度

黄磊。著名影视演员,黄小厨品牌创始人,乌镇戏剧节发起人;电影学院表演系教师。



黄磊

著名影视演员,黄小厨品牌创始人,

乌镇戏剧节发起人;电影学院表演系教师。



黄磊老师有很多身份 —— 好演员,好厨师,好丈夫,好父亲,而现在他又演绎了一个全新的角色,那便是《TimeOut北京》的专栏作家。在此之前,黄磊老师曾出版过《十七楼的幻想》、《我的肩膀,她们的翅膀》等作品,对于写字这件事情可绝不含糊,并且真切的之于"写""字"而言,黄磊老师原稿中的一手好字,也让TO团队里的每一个人不禁感慨,

 

"年华似水,匆匆一瞥,多少岁月,轻描淡写。" 

—— 《似水年华》

 

岁月虽给了他时间长胖,却也给了他相同的时间成为榜样。这些年黄磊老师对生活、对美食、对戏剧的思考,你都可以在《TimeOut北京》黄磊专栏中读懂一二。



我的吃喝态度


我爱吃喝这件事算是出了名,甚至还为了吃喝创了业,自诩为黄小厨。这黄小厨渐渐还成了个品牌,做内容,建社群,搞产品。产品的涉及面也非常广泛,从米面粮油到锅碗瓢盆,一应俱全。把兴趣做成事业是一种境界,把事业再做成兴趣就是一种超越,把兴趣和事业都做成吃吃喝喝,那就是馋。




我很馋,尤其是儿时。七十年代中期,我已经进入飞速成长,胃口大开的年纪,但是物质匮乏,经济落后是主旋律。家庭除了保证我们正常的一日三餐,额外的口福都是需要付出一定代价的,别的不说,就吃肉与吃糖这两件事,就长期困扰着绝大多数的中国人。现在回想一下,我之所以热爱大块儿五花儿肥腻的冰糖红烧肉是有历史原因的,我的父母很在乎吃,更在乎一家人在一起吃,不仅要吃在一起,而且还要尽量能够吃得好一些,于是我们家是同等收入家庭中最后才买上冰箱电视洗衣机的,当别人家的孩子凑合吃饭围坐一起看电视时,我的父母选择了让我们对着一锅肉。




可即便是这样,依旧无法解决我的馋,我肉欲十足,糖欲旺盛,吃饱没多久就饿,饿了一吃起来就永远不会饱,我的吃相非常诱人,嚼一块口香糖都会让旁边的人以为我吃的是牛肉干。年轻时我也算是小鲜肉,干吃不胖,还误以为可以无忧无虑地随意吃,等人到中年才发觉,没有吃不胖的瘦,爱吃大肥肉的我自己就是一块肥肉,但是我必须要感谢这中年发福,因为我终于可以无忧无虑地大吃大喝了,最坏的结果已经发生了,心里预期的压力已经释放了,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我的爱吃爱喝终于名正言顺,无牵无挂,坦白讲,人到中年应该注重养生调理身体。吃喝也精细考究起来才是,可我的出身低微,口味日常,心中倒是有讲究的念头,可是口不由心,爱吃的还是那些个普通家常菜,有个面条米饭辣椒炒肉就心满意足了。


在吃喝这桩事上,我绝对是个务实派,面对有些菜有时会不知所措,不知从何处下手,眼睛过了瘾,嘴巴遭了罪,当然也有色香味兼备的,像创意菜的代表大董,美感与美味并现,可以细致品味,也可以举个鸭腿直接咬,但这毕竟是少数,照猪画虎的太多,一大盘干冰冒着气,找半天夹起个花儿来,打听一下菜在哪儿,人家回答这盘就是吃花,我差点儿就急了。讲究形式可不是把花卉盆栽当盘儿菜,更不能是拐弯抹角穷白活。




这几年,我不小心认识了些寄居美食的食客,他们的共同点就是说些奇经怪典,旧故野事,一边吃一边咂巴嘴挑毛病,挑完菜品挑服务,挑完服务挑装修,挑完装修挑地点,把北京堵车交通不畅自己迟到那一股脑挑到餐厅头上去。每当这种要客口沫横飞时,我脑中就会浮现出我与姐姐儿时面对的那一锅肉。


那一锅肉是我父亲烧的,做法非常简单,方法如下:五花肉切成麻将块,氽水或晾干一些直接过油,我后来选择直接过油,将肥肉去油,这样吃起来不会有腻口,之后,再起一锅,少许油,一块老姜拍松爆香,下肉,冰糖,黄酒,酱油,再少许米醋提鲜去腥,大火烧开,小火慢炖45分钟,再大火收汁,汁不必收得太干,因为在家里吃,肉汁可以拌白饭。




我脑中出现了那一锅肉,刚吃肚子就叫了一声,仿佛穿越了几十年的时空,我妈妈站在家门口,冲着不知身在何处的儿女大喊着吃饭了。家家户户,炊烟袅袅。我们从屋顶,树梢,沙堆泥塘离开,挥手作别,回家吃饭,一路还扯着嗓子回应着各处的妈妈。我眼中望着对面斜坐着的那位大神神采奕奕地说着上次吃的鱼一年只能捕到一百公斤,而他们只吃鱼唇。鱼唇!没错,他们就爱鱼唇,可分明,在儿时,他们也是胡乱应着妈妈的呼唤,回家吃乱炖呀。




吃喝这件事应该有追求,我的追求就是朴实的好吃,吃得朴实,有筋道,能吃饱,嘴角有油汁,不会再想起儿时那锅肉,而是惦记着明天回家也烧上这样一大桌,若是吃喝是社交,是彰显,是作态,吃喝也就没了滋味与嚼头儿。甚至还让人有种遇到电信诈骗的幻觉,就不能认真好好吃顿饭吗?请问!


关于吃,我还有另外一个态度,就是与谁吃,吃的不对很扫兴,吃的人不对让人眉头紧,心里发霉。所以,最好吃的是人,要能吃到一块儿,吃趣相投,吃心不改,吃吃不倦,吃之以恒,遇到这样的人,无论是短暂相逢,还是一生知交都没关系,一块先吃起来才是重点,在大吃大喝间浅吟低唱,眉来眼去,才快乐。




常有人问我,黄小厨你最擅长做什么菜,我谦虚地回答说我都会,这都会其实就些日常料理,配酒下饭,再有人问,你最爱吃些什么,我也不客气地答说都爱吃,可我真正爱吃的就是一块红烧肉。


插画/李晓东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Submit your details and vote for our cover
Your name*
Your email*

订阅 Time Out Beijing newsletter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