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勋

追寻着平等的诗意

1984年生于江西,2006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

贺勋的作品持续在关注词语、低科技与神巫仪式,他希望在词语的性质和低科技与仪式中获得平等的诗意,以朴素的语言和游戏的方法来实现他的波普理想:与自己平等,与他人平等,与自己的错误和局限平等,在所有幻觉中理解自身的情感。

曾举办的重要个展有:2016年在亚洲当代艺术空间的《农业迷幻》;2013年在蜂巢当代艺术中心的《空包袱——贺勋个展》。群展包括2015年在意大利的《意大利都灵Paratissima博览会》;上海激烈空间《上交会-未完成》;意大利卡塞雷斯博物馆的《图像的重构》;北京北平画廊的《新娘甚至被光棍们剥光了衣裳》等。
TO是什么启发了你想成为一名艺术家?

我相信神授的概念,一件好的作品或一首好的诗歌都是同一只手完成的。没有特定的某次启发,我们一旦选择,它就是对的。

TO现在艺术市场对青年艺术家有什么影响?大量的艺术机构的出现有帮助吗?

市场从来都是自己的规律,艺术市场和艺术没有关系的。作品出去了就是市场的事情,艺术的时刻是它和你在一起的时候。至于影响,自古以来钱财不都是让人欢喜让人忧愁吗?出现的艺术机构多了,我不能判断是好是坏,其实没有好坏。艺术家和艺术机构的合作其实就像谈恋爱,谁都不能勉强,谁都不能一厢情愿。

TO目前为止对自己的作品最满意是哪一件?

这个问题一出来,我脑子里浮现的就不是一件,就像同时浮现的孩子成长的每个瞬间。

TO在你的理念里,什么是好的艺术作品?

我只能用形容词来描述我曾经在好的作品前获得的感受:在认知经验之外的,富于思考强度的,诚恳的,有生命力的,启发他人的,温暖智慧的等等等等,这些其实还只是感受,谈的依旧不是一件作品。作品作为一个事物,有它自己领域中的局限和优势,得具体谈。

TO请推荐一些常去或值得去的空间,国内外都可以。

我从未踏出国门。北京的空间我去站台中国、香格纳北京、唐人当代艺术中心、长征空间比较多,当然有很多好的机构有目共睹,比如广州的维他命空间,业内口碑极好,我也会道听途说地坚定相信。其实一个空间做了什么事,做了什么展览,做了什么艺术家,大家一下都会知道,好的藏都藏不住。上海的天线空间和香格纳很棒,当然,还有我正在做个展的上海亚洲当代艺术空间,非常棒。我人比较懒,其实上海北京有很多不错的美术馆展览,我都会关注。

TO在哪里可以购买到你的作品?
上海的亚洲当代艺术空间。
Submit your details and vote for our cover
Your name*
Your email*

订阅 Time Out Beijing newsletter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