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布其——雕塑就是把一个形而上的自己变成实体

用雕塑来说话的青年艺术家

一个姑娘,长得美,身上有一种强有力的气质,其作品也全然混合了这两点。2013年,我第一次在星空间看到她和另外两个好朋友刘符洁、范西的展览“黑侏儒,上”,一时之间为这三个姑娘身上蕴藏的力量所吸引。三人的作品探索着一种模模糊糊的黑色地带,方法不同。娜布其用了一种刺激的方式来展示她的力道。在一个空房间里,巨型睫毛雕塑倒置在地面,一根最长的睫毛穿过墙壁,在隔壁留下砖石的碎渣。有种惊心的美。

娜布其1984年出生于内蒙古,2013年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硕士毕业,这个当年以专业第一考入央美的姑娘一直备受瞩目。从2012 年在东站画廊的“静电”, 到2015年C空间的 “平行”,两个个展之间的区别,能够看出娜布其的成长,她对于雕塑语言的把握,有一种天然的敏锐,和得心应手的表达方式。

娜布其早期的作品已经显露出很高的天分。雕塑需要跟空间发生某种关系——对空间具体清晰的认知要求使得雕塑的语言是一种完全有别于其他艺术种类的逻辑体系。娜布其的早期作品“头发”(素描)跟“睫毛”(雕塑)系列很类似,采用了同样的处理方式,就是将一种非常个人的、隐秘的样本放大无数倍,这感觉有点像在显微镜下观察一枚细胞,它在镜头前显露出你注意不到的丰富性。这种巨大的、想要刺破什么的状态,一直持续到2014年。

2014年,娜布其和向京站在自己的新作《物体No.3》前,向京看着作品说,这些绳子让她想起科塔萨尔。娜布其一时间相当惊讶。几年前,娜布其读了科塔萨尔短篇小说集《动物寓言集》,他很擅长在虚拟的情节中击中那些日常生活的真实性。阅读科塔萨尔的感觉刺激过娜布其,也许某些碎片落在了这件叫做《物体No.3》的作品里,留下些许痕迹,被另一个敏锐的艺术家捕捉到。

《物体No.3》整件作品是由数条巨大的黑色绳结相连并穿透墙壁,墙壁内部设置了机关,能够牵引绳结缓缓移动,绳结之间形成的空间和轮廓,在间歇性的运动中不断改变着。观众可以进入作品之间,感受缓慢变化着的空间的压力。从2015年的“物体系列”开始,娜布其的作品更加纯熟,新作品的尺寸也由大变小,她有意用一种限制的方式来处理作品的空间关系,这种限制带来了一种矛盾,也带来某种逆向的,对真实、内外与否的提问,且这提问方式手段凝练,显得举重若轻,颇为灵巧。

作为一名女性,还要做艺术,需要坚决砍掉的东西非常多,得像一颗钉子,专注地、持续地朝一个地方扎下去。对娜布其来说,雕塑是一个手段,一种方式,能够把一个形而上的自己变成实体,这大概是艺术创作最令人魂牵梦绕之处。
TO是什么启发你想成为一名艺术家?

是把想法实现出来的过程,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在实现的过程中发现另外一个自我,并不是生活中的那个吃喝拉撒的自我,是一个把头脑中的想法不断往前推进,并且把这些没有确凿证据的想法大胆地变成现实的自我,时常令我吃惊。

TO现在的艺术市场对青年艺术家有什么影响?大量艺术机构的出现有确实的帮助吗?

确切地说,艺术市场只对已经进入市场的艺术品有影响,对艺术家的影响因人而异,看个人怎么对待这件事的态度。大量艺术机构的出现确实带来很多展示的机会,但是也出现了很多只为了展览而展示的作品。

TO目前为止对自己的作品最满意的是哪一件?

可能永远都没有。

TO在你的理念里,什么是好的艺术作品?

不是在夸夸其谈,具有思考的轨迹以及跟生活和生命体验密切相关的作品。

TO请推荐一些常去的或值得一去的艺术空间,国内外都可。

798和草场地都有一些不错的空间,包括现在二环内的胡同里也有一些好的空间值得参观。

TO在哪里可以购买到你的作品?

在合作的画廊,如C空间。
Submit your details and vote for our cover
Your name*
Your email*

订阅 Time Out Beijing newsletter

评论